從歐洲人的角度看新冠肺炎的疫情

新冠肺炎的疫情2019年11月是在中國武漢開始的,然後在亞洲別的國家發展得很快。中國政府雖然首先對信息進行審查,然後卻決定對『被感染的城市』進行隔離。對亞洲民主國家來說, 韓國、日本、臺灣政府的防疫工作做得又快又有效。比方說在臺灣,一進商店,店員就給民眾量體溫、給酒精洗手。互動的時候也不握手、親臉頰、擁抱了。何況人們沒有參加社交活動的意願了。

西方人三月才關注疫情嚴重的發展,好像以為不會受到疫情的影響似的。因此歐美政府的規定沒有東亞那麼嚴格: 雖然許多歐洲國家封國了,不少人的態度十分自我:有的繼續跟朋友聚餐或秘密地聚集做運動等等。不過民眾的看法三月中開始變化:看著電視新聞,發現意大利已經有七千多個病故了。在法國三月25日有兩萬五千多確診了。因為被感染的人數增加得比康復的快得多,所以害怕醫院沒有空床。我住的地方, 就是說法屬圭亞那,我看到三月底發生了巨大的變化:民眾越來越努力遵守防疫規定。除了藥店和小型超市以外,商店都結束營業。老百姓很少出門。出門時就是一個人買食物、做一點運動、看病這類的原因。再說每次出門得提前填表提供給警察。沒有證明和身分證的民眾至少被罰135歐元。最近連戴著口罩到室外散步的人也越來越多了。因為疫情成為全世界的事情,所以看得到人們改變自己的習慣:有的用社交媒體跟家人朋友聯絡,有的用手機APP 在家鍛煉,而且都保持社交距離。不幸雖然人們又關注遵守防疫規定又對疫情的發展很感興趣,但是記者和研究者報告被入境案例感染的人數不停地增加。因此許多國家的政府規定從外國來的旅客入境以後必須自我隔離14天。如果民眾不好好地遵守防疫規定,醫生就害怕有醫院飽和的危險。避免這樣的問題,歐洲政府安排國際的合作: 比如軍隊管理送病人從法國東部飽和的醫院到德國去。
(這張文章是李老師修改的:非常感謝)

Commentaires

Articles les plus consultés